三日后的夜晚,温相宜背上弓箭,孤身返回勒川城。她选择入城的地点就是陈齐林之前住的地方,那里是绿洲与沙漠的交汇点。人迹罕至,一般人根本不会到那里去,倒是野兽比较多。

但是不管是陈齐林还是温相宜都不怕野兽,越是人少的地方,反而越有利于温相宜搞事情。

再次进城,温相宜换了装束,换下破旧的衣衫,擦去脸上的高原红。这次,她换了一家客栈,这家客栈建在两座山体的中间,右边是商业区,左边就是城主的城堡,温相宜选择了一间湖景房,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山脚下的湖泊、草地,以及对面的城堡。

这家客栈估计老板很有来头,客栈下方的山体,是为数不多没有挖窑洞的地方。住宿价格是贵,一个晚上就要五两黄金,但是温相宜猜测北戎公子来勒川后最有可能会住这里,而这真是温相宜选择这里的原因。

如果这门亲事没有猫腻,北戎是真心求娶,城主也是心甘情愿嫁闺女。那么北戎公子来到勒川后最有可能住的地方是右边的城堡,但是如果这个北戎公子住在了这里,那么说明这门亲事就没那么简单,双方都在猜忌。

如果是后者,那就有意思了。一个小小的勒川一共就五万多人,士兵加起来也不过万,有什么让强大的北戎忌惮的?

温相宜将自己装扮成小城主的女儿,这次是瞒着父亲来见世面的。她出手阔绰,对住宿、衣食要求特别高,店家倒是没有怀疑她的身份。

住进来时温相宜一次性付了百两金子,说明了就是要来看热闹的。也幸亏她这么大方,两日后,店家开始赶人,不少富商被赶走,倒是温相宜顺利的继续入住。

这两天,她像之前一样,在商业区闲逛。路过之前住的客栈,偶然见到了城主的闺女,她正在找温相宜一行人。一打听,原来她是觉得侍女化的妆容不好看,想找温相宜给她化妆。

温相宜:……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还好她溜得快。这么个残忍的女娘,给她化一次妆都便宜她了。她温相宜嫉恶如仇,见不得恶毒的女娘打扮的漂亮。

三日后,温相宜被告知呆在房间,不要随意外出。店家还贴心的送上足够她吃一整日的食物,这是有大人物要来啊!

勒川城最近最大的事情也莫过于北戎公子前来娶妻了。看来她赌对了,这个客栈果然就是他们下榻的住处。

温相宜当然不会在明面上违背规矩,但是背地里就不好说了。这边小厮刚离开,温相宜便关死门窗,借助房间内的桌子凳子,爬上屋顶,借着高处的洞口,观察楼下的动静。

中午,一队人来到客栈,装备精良的士兵、服饰精美的婢女鱼贯而入,手中都不空着,有的两两抬着箱子,有的独自捧着器皿,好一阵忙碌。

但是始终不见那位北戎公子,难道是她猜错了,这里只是随从的住处?

这一等就等到了日落西山,就在温相宜准备放弃时,北戎公子出现了。温相宜精神一震,盯着一步步走来的北方男子。

“怎么这么像匈奴人,这个打扮太掉颜值了,不好看!”温相宜看得直摇头。

虽然颜值不怎么样,但是气势很足,年龄……也不小。那城主闺女才多大,估计也就十五岁。这个汉子,怎么说也有个二十五六岁了。

“啧啧啧!有点同情那个恶毒的大小姐了,果然是恶人自有天收啊!”

北戎公子大厅坐定,身后又呼啦啦跟进来一群人。这下人该到齐了,温相宜打开地图数客栈里的人数。排除客栈原有的工作人员,北戎这次一共来了五一十二人,其中大部分是军人。

这么多士兵,不像是来娶妻,倒像是来打架的。

温相宜数完数,余光瞥到了两个特殊的人。

“中原人?”温相宜揉了揉眼睛,怕自己看错了。“没错!确实是中原人。”

被捆着的中年男子温相宜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头发花白的老者,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读书人。北戎人对老者也挺客气的,并没有捆他。

从动作和面部表情看,两位中原人定是和北戎公子吵架。可惜距离太远,温相宜听不到他们在吵什么。

等楼下的人都回房间了,温相宜爬下房顶。有了这些信息,她现在需要养精蓄锐,准备夜探北戎车队!

入住的前几日,北戎人一定会很警惕。温相宜有的是耐心等待,这一等就等了四天。第五日凌晨两点,正是人们困意最足的时候,温相宜换上黑衣,拿出爬山绳,沿着山体向左攀岩,很快来到客栈的院子外。

那位中年男子,就被看在院子里。温相宜大胆猜测他是军人,所以最先来找他。

院子里空地不大,最大的地方是马厩。温相宜打开地图,确认后院里有十个人,其中一个人是在马厩里。

温相宜:“这北戎人是知道这么折辱人的,但是这样也好,倒是方便我了。”

知道具体人数和占位,这些人在温相宜眼里就是名牌,小心避开这些人的视线,温相宜顺利摸到马厩里。温相宜和马打交道久了,也有了识马的能力。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马的不凡,马是好马。既然看到了,温相宜也就不客气了。走的时候,尽量一网打尽。

温相宜也算是半个养马的人,对付这些马也是小意思,拿出优质牧草,这些马儿只有开心的份。

不过也因为马儿太兴奋,先是惊醒了睡着的中年男子,又引来了两个北戎人。但是马儿没事,马厩里的中年男子也在,并没有什么异常,两人很快离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公孙世家【gssj1.cc】第一时间更新《我是孤城最后一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