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城太瘦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16

关雎殿。

林星洗漱完毕,穿着中衣,跑进寝殿。

床榻边烛火幽幽,谢明月披散着头发,穿着同样的中衣,正靠在软枕上看书。

和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丝竹管弦、嬉笑劝酒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宫墙,仍旧准准地传到关雎殿里。

林星回头看了一眼,嘟囔道:“讨厌死了,今晚又睡不了了。”

谢明月收了收脚,让他上来:“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说说话。”

“嗯……”

他话音未落,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林星愣了一下,随后眼睛一亮,惊喜道:“没声了!快睡觉,快睡觉!”

他欢天喜地地爬到床铺里面,一拽被子,直接钻了进去。

谢明月同样愣了一会儿。

不应该啊,萧长旭这阵子志得意满,日日纵酒高歌到深夜,今夜怎么这么早就不折腾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

林星浑然不觉,睁开眼睛:“明月,赶紧睡吧。”

谢明月帮他掖好被子:“你先睡,我再看一会儿书。”

“好。”林星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林星道:“这都半个多月了,岐王尸首也送回来了,也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快了。”谢明月隔着被子,拍拍他的心口,跟哄小孩子睡觉似的,“从京城去岐山,用不了几天,虽然岐王已死,但是老师也可以打着为岐王报仇的旗号,收拢岐王的人马。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了。”

林星挥舞着拳头:“要是这样就最好了,老师跟神仙一样,从天而降,带着人把萧长旭叮当一顿乱揍,想想就解气。”

谢明月笑了笑:“嗯。”

林星拽着被子,闭上眼睛,一脸满足:“决定了,今晚就做这个美梦。”

没多久,林星就睡着了。

谢明月收回手,握着书册,把纸张都揉皱了。

他看不进去,却也不敢睡。

外面一片寂静,只有细细碎碎的风声与春日渐渐复苏的虫鸣声传来。

就在谢明月垂着眼睛,即将睡着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

“参见陛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邪少药王》《震惊!败家子的私房钱比国库还多》《专宠》《我在乱世娶妻长生》【宿命中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