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崇舟先生的话在陈王府上的众位僚属中起了一阵子波澜,但也只是一阵子。如他所料那般,圣人旨意下来确实是将尹春赈灾的事情交给了魏王萧啟。

而这位长安城鼎鼎有名的混子头头还真不白浪费他的好名声,御前内侍糜芳亲自上魏王府上传圣人旨意的时候,据说萧啟这边宴饮正酣,醉汹汹接了旨,直拽着糜芳一起畅饮,闹腾的这位老内监差点脱不开身。

这还不算什么,谁知他第二天酒醒了之后竟然直接找到宫里去了,在圣人寝殿门口胡闹了一阵子,几位内侍招架不住便劝说圣人去了后宫,确实不能传召他。于是这混账便索性去内监值房将糜芳给堵了,直嚷嚷说糜芳趁着他醉酒哄骗他。

糜芳苦着一张脸,在小小的值房中搓着手踱来踱去,“哎哟,九殿下,这事您怎么能怪老奴呢。老奴只是传达圣人的旨意来着,而且您也接了旨了,就算是定下来了……”

“糜伴伴,你是皇身边的人,本王也向来对你礼敬有加,别的不说,本王从西境带回来的美酒你个老东西就没少喝吧?”

萧啟歪靠在门口一张椅子上,长腿抵着门框,把个糜芳堵在里面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直急道:“九殿下对奴婢的好奴婢怎敢忘记,但圣人那边等着人伺候呢,您先让奴婢过去,等下了值,奴婢再亲自来魏王府给您解释。”

萧啟要的可不是什么解释,区区两句话就想将他打发了那是做梦!

“解释?糜伴伴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但可惜本王没工夫听你在这忽悠。你同父皇两人一唱一和扔这么个苦差事给我,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把我打发到尹春那等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去,现在还在闹灾害,按着惯常的规律,水灾之后八成得起瘟疫。说说吧,你们咋想的?”

糜芳又磨了半天嘴皮子,眼看着这家伙是真的油盐不进,这才道:“那九殿下您说,到底如何您才肯去?”

萧啟晲着他,少许,笑道:“这不就对了嘛,糜伴伴就非得跟本王兜圈子。你瞧,现在你这么一问,我这么一答,事儿不就解决了嘛。”

糜芳陪着笑只觉得额角狂跳,预感不是很妙,果然等这纨绔再开口的时候,饶是他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差点忍不住想骂人。

萧啟道:“赈灾么,本王不会,就没干过这样的事儿,让父皇给我在工部找几个人来,最好是那种废话少,能办事的。长相方面么,本王不喜欢太难看的,至少要能看得过去……”

裴珩给太后请罢安,还未从宫里出来便听说了萧啟要被派去尹春的消息,不仅如此,他还从内监口中得知了萧啟狮子大开口,跟圣人要人要钱要车驾要护卫,用那内监的话说就是:“排场大的都快赶上圣人出巡了。”

裴珩在通安门前等到了萧啟。只见人大摇大摆走出来,一身广袖袍穿在他身上有种放荡不羁的感觉,老远便冲着他喊:“臭小子,傻站在这做什么?”

裴珩等他走近了,才皱眉一脸凝重道:“听宫里内监说阿兄进宫闹事,还将糜内侍给堵了,又惹得圣人动了好大的气?”

萧啟抬手摸了一把他的后脑勺,笑道:“前几日不还到处跟人抱怨阿兄管束你,今儿又凑上来瞎担心什么?”

裴珩一猜就知道上次和韦玄臣抱怨的事情又被他知道了,颇为不服地梗了梗脖子,随后跟着一道上了车。

马车沿着宽阔的街道往永安街方向而去,裴珩忖了忖又问道:“楚王和陈王那两边的人不都争着抢着想去赈灾吗?就算楚王的人去年督建堤坝不力,让圣人心有顾忌,可是还有陈王,圣人一向也很看重他的,为什么这次非得派阿兄去?”

萧啟懒懒靠在软枕上,闻言笑笑道:“为什么?因为他们当你阿兄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这话多少说的有点不要脸了,尤其是在刚厚颜无耻提了一大堆条件之后。

其实早在沼河决堤的折子还未传到长安的时候,萧啟便已经有几分把握知道这事会落到自己身上,而且在他问若是圣人还有其他打算该当如何时,有个狐狸跟他说:“九殿下不是惯会撒泼打滚这招的吗?使出来就算圣人后面再有别的考量也无济于事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去年修的河堤今年又决堤,圣人这次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用楚王的人。而陈王这边,他只要出手可就不仅仅是赈灾那么简单了,鉴于他现在同楚王势同水火的关系,去了定然要抽丝剥茧将楚王在那边的势力挖个底朝天的。

尹春之地对朝廷来说意味着什么圣人比谁都清楚,当年成太傅率先提出要在沼河尹春建造码头港口的时候就曾说过:“此事若成,利在当下,功在千秋,但凡事皆有利弊……”

现在这个弊端便显现了出来,从昭宁七年起东宫势弱之后,世家便趁机在东南安插进了自己人,这些年明面上朝廷的生意越做越差,但是背地里世家的腰包却是越来越鼓。

萧啟也明白,圣人现在既不想受世家掣肘,但也不想在没有十分胜算的情况下就与世家翻脸。所以虽然世家在尹春那边搞的事情他也知道,却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没看见。

他回想着沈仪华那日的话,不再作声,裴珩还想再问什么,但见他没有想说的意思,便只当他为此事烦闷,遂乖巧打住了。

*

崇舟先生的所料不差,这次萧啟如此行事背后还真有人指点,只是陈王府上众僚属将萧啟身边的人挨个疑了个遍,到底没看出来那帮混子中谁会有这个手段。

有这手段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沈仪华。但事实上,沈仪华自己也没有想到萧啟会在被她捅伤后这么快便找上门。

那日她刚送走裴珩,便有丫鬟来禀:“沈娘子,门外有一人请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有一座美食城[基建]》《筑梦太空》《苟在妖武乱世修仙》【笔辞阁】【新键盘小说网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