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禅》转载请注明来源:公孙世家gssj1.cc

这一夜他终究还是没能再像原先设想的那般离开。

她大病初愈,骤然历经大悲大痛,险些支撑不住,昏睡前甚至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他们所在的这间茅屋却也不能久留,等到她身体稍微好转,他便雇了一辆马车来带着他们南归。

他在突厥十年,早已对南归路上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

一路上避开那些可能会出现卫兵的关卡,终于在十日后的天黑前顺利到达番木城。

只要过了番木城便算是彻底踏出了突厥地界。

入夜他们投宿在番木城中的一家旅店,准备翌日一早城门一开便刻不容缓地出城。

深夜,萧琬躺在充满陌生气息的陈旧的床榻上,她却并没有入睡,而是盯着窗的方向,默默等待着那道身影的出现。

那夜后,他似乎已经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可她心底依旧隐隐不安。

他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来接近她,始终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注视着她。

在每个夜深人静后,悄悄来到她的窗前,默默守护着她。

她知道,那个男人依然深爱着她,他只是不敢,不敢再靠近她。

她的心中苦涩与甜蜜交织着。

这一夜他来得比往常迟了一些,她双手攥着被角一瞬不瞬地盯着窗前的那道身影。

看着看着,却见那道身影忽然动了动,就在她以为他又要离开时,却听得“吱呀”一声细响,门开了,那道身影踏入了室中。

她紧紧攥着被角,屏住了呼吸,极力控制住颤动的双睫。

壁上燃着一盏灯,这是她从前便有的习惯。

他们做夫妻时,他都是等她睡着后再吹灭灯盏,此时他却不想熄灭它。

他立在门前的一道暗影中,借着壁上的烛火,贪婪地注视着她熟睡的容颜,终于忍不住来到她的身畔。

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冰凉的唇贴上她的额角。

她的身体几乎要不由自主地为这久违了的熟悉触碰而颤栗。

他却突然抽身而退,毫不迟疑地转身大步往外走。

“你又要走?”

柔软的双臂缠上了他的腰身,她在他的身后哽咽着道:“你又要抛下我了吗?”

“琬琬,放开!”

身后的女子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是将他抱得更紧。

他垂头看了眼搭在腰间的双臂,轻轻叹息一声,转过身去想要掰开她的手。

她却趁势搂住他的脖颈,凑近,将一张温软的唇贴上他的下巴,他的双颊,最后毫不犹豫地落到了他的唇上。

起初他似一株枯木一般杵着一动不动,任由她舔吻他的嘴唇,直到她悄悄伸出舌尖……

“那时我落了水,你不是已经亲过我了吗?怎么,如今你却不敢了?”

这滋味于他而言无异于久旱逢甘霖,太过甘美,令他几乎是立刻便丢盔弃甲,忘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那一道道鸿沟,将她拦腰抱起,深深回吻。

起初还是近似于相濡以沫的唇齿相贴,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好似两株久经霜雪摧折的枯木,疯狂从彼此身上汲取春时降下的一场及时雨。

直到她伸手去解他的腰间系带,他才好似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按住她的手指,翻身从床榻上下来,几乎是逃也似的奔向门口。

“你敢走出去一步,我便再不认你!”

他愕然地停住了脚步,又听她道:“等回了盛京,我便请母后做主为我重新说一门亲,挑一个比你年轻,比你俊朗的夫婿,替他生儿育女,跟他白头偕老……”

他回头,双目赤红,近乎绝望地看向她。

“够了!琬琬,求你……别再说了。”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够年轻,不够美貌,不足以令那些男子动心?”

她从榻上坐了起来,侧头将一头丰美的长发顺到左耳后,语带讥诮地望向他。

“还是你觉得……我在那个人身边待了十年,身子已经不……”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落在她的唇上,落在她的颈侧,落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之上。

她颤抖着迎接这样一场自外而内的润泽,流着泪再次接纳属于他的一切。

这一夜他们一刻也再未分开过,从窄小的床榻上到铺设软毯的地面上再到破旧的木桌前。

他想要掐灭墙上的灯盏,她不许,他便将她扣在怀中,不叫她看见他那张疤痕遍布的面容。

她却偏偏要跟他作对,偏偏仰头去吻他脸上的每一道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吞噬开始做任务》【怪谈小说】《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穿越从山贼开始》《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一枝春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