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被宿星带回来的古怪藤蔓没被烧毁,镇长当即去找神婆,想让她看看怎么回事。

但不巧的是,神婆女儿生孩子,她去女儿家探望未归。

镇长只得等待,好在昨日神婆就回来了,看完藤蔓后说是妖邪作祟,得做一场法事才行。镇长得了消息后昨晚就开始准备,本来今日一早就该进行,但没想到一场雨水耽搁了。

神婆手指掐算了几下,只说这场雨来的古怪,按理说今日该是晴天才是。

镇长吓的圆滚滚肚子都颤了颤,问道:“莫不是又有妖邪?”

神婆语重心长道:“等雨停了出去看看就知道。”

雨势停了后,镇长立刻叫人来帮忙,最前头是神婆,她手里攥着一个古朴的铃铛,上面画着奇怪的纹路,只有手掌大小,据说遇见妖异时会不动自响。

此时,驱邪的队伍正好走到宿家门前,铃铛叮咚作响,震个不停,满脸皱纹背脊佝偻的神婆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

宿星只见过她一次,听小聋子说她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白发编制出许多的小辫子,上面系了宿星认不出的植株,瞧着颇为怪异。她皮肤像是老树皮,身形如虾米似的弯曲,瘪着嘴,眼窝凹陷。

但奇异的是,她的眼睛并不是其他老人那般浑浊,反而清澈干净像是年轻人。

“神婆,这是怎么了?”

神婆身后抱着一块大石头的镇长小声问。

“不太对。”神婆声音沙哑的开口,朝着宿家走来。

“她是谁?”

黎臻躲在宿星身后,露出一双眼睛,有点害怕这位老婆婆。

宿星解释道:“是镇上出名的神婆,据说推吉问凶格外灵验,还能掐算很多东西。”

掐算?

黎臻看见神婆朝着他们方向走来,忍不住担心起来。

莫不是老婆婆看出来她是个女娃?蔡嬷嬷说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否则爹爹回来就不认她了!

黎臻小脸发白,攥紧宿星的衣角。

这时,那铃铛声震动更为频繁,神婆眼冒精光,当即呵斥一声:“有邪祟!”

宿家院里只有两个孩子一条狗,哪有邪祟?

莫不是,两个孩子是邪祟?

众人又突然想起,雨夜邪祟藤蔓出现的时候,只有宿星见过活藤蔓,所有事情都是他一家之言。

莫不是,他被邪祟上身了?

众人看向宿星的眼神立刻变了,甚至有人退后两步,面带惊恐。

宿星不是傻子,哪里不明白他们的意思。皱着眉头道:“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是邪祟?”

感受到小孩抓他衣服更紧,指甲都抠着他后腰处的嫩肉了,疼的宿星嘶哈一声,低下头小声道:“别抠我。”

就见小孩脸色煞白,明显是被吓到了。

宿星还以为黎臻怕神神叨叨的神婆,于是挡在小孩身前,道:“我保护你。”

那神婆嘴里念念有词,直接朝着宿家来,宿星也不免紧张起来。只是对方并没有进来,而是走到宿家篱笆墙边,弯腰从墙根花圃底下抓起了什么。

是一缕毛发,尾端呈现红色。

镇长也走了过来,看清楚毛发后失声道:“血!”

哪里是红色毛发,是染了血!

众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讨论,神婆则是把毛发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道:“不是人血,应当是动物的血。”

有人提道:“今日一早不少人家丢了家禽,会不会就是它们的血?”

“很有可能,”另外有人接话道,“说不定是贼人偷东西过程弄死了鸡鸭鹅,染血在毛上,不小心掉落在此地。”

人多了,说话的声音也多。有个人朝着宿家张望,说了句:“那为何落在这里?难不成是……”

宿星立刻变了脸色:“与我无关,我从来没偷过东西。”

那人笑嘻嘻:“谁不知道你爹娘没了,那你这些年怎么过活的?说不定啊,就是这小子趁着下雨偷的东西。如果真不是你,那就让我们进屋瞧瞧!”

“对啊,如果不是你,为何染血的毛发会在你家门前?而且神婆的铃铛一路都没这么响过,你家里肯定有问题!”

怪异的藤蔓,赵秀才的受伤昏迷,诡异的地动,失去家禽家畜的百姓们积攒许久的情绪爆发,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

事情发生就要有人承担责任,而他们找到承担责任之人就是眼前这个孩子。

悠悠众口,全都一致对准宿星,拥挤在院门口,作势就要往里闯探得究竟。

宿星也吓到了,后头的黎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眼睛发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们说我偷就是我偷了?凭什么血口喷人?”

这些年都是宿星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虽然只有七岁,但是壮起胆子架势十足,挡在黎臻的身前,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

“镇长,我没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凡人:开局我能进入灵界》【笔趣阁】《人在大宋,无法无天》《斗罗,我靠面板成就神明》《直播雕刻,开局被警察关注

公孙世家【gssj1.cc】第一时间更新《两小儿捉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